“铜博士”跌破数月上升趋势线 华尔街缘何继续看多?

时间:2024年06月11日 16:11:28 中财网
  从今年年初到6月,铜矿供应紧张以及对铜需求将攀升的预期共同推动铜价升至数年最高水平。但最近几周,铜价突然消化了此前预期,转入下降通道。

  即便如此,华尔街投行和对冲基金仍继续唱多铜价,且继续押注铜价上涨。多家全球矿业巨头也开始不惜代价争夺优质铜矿,增加相关投资。

  铜的第二轮牛市刚刚开始?

  在此前突破1万美元关口,随后又急转直下后,上周五超预期的美国5月非农就业数据,又给铜价浇了一盆冷水,令铜价继续承压。LME铜上周五跌至每吨9652美元,较5月创下的11104美元/吨的历史高点下跌11.5%,并跌破了连续数月上涨的趋势线。本周,美国5月通胀数据以及美联储决议,将继续决定铜价短期方向。

  矿业巨头托克(Trafigura)首席经济学家瑞姆(Saad Rahim)近期表示:“有色金属价格的波动远高于现货市场基本面暗示的水平,尤其是铜。”他分析称,今年上半年铜价的投机性飙升主要与“投资流动”有关。不过,他同时承认,由于巴拿马下令关闭第一量子矿物公司(First Quantum)旗下铜矿,的确会最终导致全球铜供应收紧。“矿山供应下滑会导致精矿铜严重短缺,并导致冶炼厂不得不减产。”他称。淡水河谷等生产商近期也纷纷调降2024年和2025年的铜供应预期。《交易的世界:金钱、权力与大宗商品交易》的作者之一法尔奇(Jack Farchy)在此前一轮铜价飙升后也称,考虑到实际供应,铜价的飙升幅度是不合理的。

  但美银美林、高盛、花旗等华尔街投行仍给予了铜价很高的预期价格。以法尔卡罗(Jason Fairclough)为首的美银美林分析师团队在上周发布的题为“人人都想要铜”(Everybody wants copper)的深度行业报告中表示,由于能源转型、印度需求的增长、以及人工智能(AI)数据中心建设浪潮,市场对铜的需求将持续飙升。因此,到2026年,预计全球铜供需缺口将扩大一倍,达到74.3万吨。受此供需影响,铜价有望在2026年涨到12000美元/吨的水平,也就是较当前水平涨超20%。

  这与花旗的预测类似。花旗策略师曾在5月的一份研报中写道,铜的第二轮牛市才刚刚开始。过去18个月的周期性疲软抑制了铜牛市,但现在,这一阻力正在消退。本轮牛市的触发因素包括“去碳化”相关需求的增长(尤其是可再生能源、电网和电动车)以及新兴的AI数据中心需求增加。花旗的基准预测是,未来3~6个月铜价将盘整,但将在未来12~18个月涨至1.2万美元/吨,在该行的牛市预测中,铜价甚至将涨至1.5万美元/吨。

  高盛更预计,铜价有望在今年年底前就达到这一水平。高盛的工业金属研究团队主管斯诺登(Nicholas Snowdon)在5月报告中称,现货市场已经消化了对LME走高后的短期反应,短期内铜价最有可能出现价格盘整,但这将是相对短暂的。但鉴于更大的供需短缺,高盛将今年年底铜的目标价从1万美元/吨上调至1.2万美元/吨,同时将全年平均价格预测从9200美元/吨上调至9800美元/吨,并预计2025年铜平均价格为1.5万美元/吨。“我们仍然预测,从2024年起,金属短缺将转向无止境且不断增加的局面。今年第四季度,很有可能出现铜缺货事件,即铜库存降至极低水平。” 斯诺登称。

  洛克资本管理(Rokos Capital Management)等对冲基金也押注铜价可能会从当前水平大幅反弹,甚至给出了比华尔街投行们更乐观的预期。

  据知情人士透露,过去几个月,洛克资本管理持续买入了大量期权,押注未来几年铜价可能涨至2万美元或更高。对冲基金安德朗资本管理(Andurand Capital Management)更表示,按市场敞口计算,铜是4月底最大的头寸,以此推算,铜价最终可能触及4万美元。在投资者信中,该机构还透露,旗下主要大宗商品基金4月的涨幅达到13%~30%,主要得益于做多铜。“我们认为铜的牛市已经开始,近期价格上涨只是个开始。铜面临长达10年的供应短缺,这是能源转型带来的需求增加和矿山扩张投资持续不足共同造成的。”该机构在投资者信中写道。

  绿灯资本(Greenlight Capital)分析师伊宏恩(David Einhorn)也透露,该对冲基金已建立了“中等规模的宏观头寸,以从铜价上涨中获益。我们目前的观点是,铜即将供不应求,迫使铜价大幅走高。在这种背景下,最好的投资方式也是最直接的方式,就是通过铜期货期权持续做多铜。”

  全球矿业巨头忙抢矿忙投资
  在这种铜矿供应已经紧张且将继续紧缺的预期下,全球矿业巨头们拉开了铜矿争夺战,并掀起了相关投资热。

  嘉能可、托克等矿业巨头,甚至Mercuria集团这样的能源巨头,都进军铜矿市场,为了锁定未来持续的铜矿供应,甚至愿意签订到2050年才到期的超长期合约、支付巨额预付款以及投资巨款以协助开掘铜矿。

  据悉,Mercuria和托克正与欧亚资源集团进行招标谈判,希望收购后者价值10亿美元的铜和铝矿,而欧亚资源集团只接受预付款交易。Mercuria和托克集团还在和哈萨克斯坦的铜矿生产商ERG谈判,想收购ERG位于刚果的铜矿未来一年的产量,预付金额可能高达10亿美元。嘉能可更已捷足先登,与ERG签订了购买铜矿的合约,并为此增加了相关交易的预付款比例。对于这些消息,矿业巨头们不予置评。

  伦敦上市矿业企业安托法加斯塔(Antofagasta)6月5日与马德里Almar Water Solutions公司及智利输电公司Transelec签署了一项15亿美元的水运系统投资协议,用于在智利的Centinela采矿业务。智利Centinela项目包括建造两条144公里长的输水管道,将海水运输到港口,并推动矿山扩张。Centinela的扩建将使该铜矿的年产量增加14万吨,使该铜矿成为全球铜产量最高的15座矿山之一。

  4月底,全球矿业巨头必和必拓(BHP.AX)提出以390亿美元收购伦敦上市矿业公司英美资源集团(AAL.L),背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必和必拓希望扩大铜业务。英美资源集团在智利、南非、巴西和澳大利亚等国家拥有矿山。必和必拓以开采铁矿石、铜、冶金煤、钾肥和镍而闻名。如果协议达成,这笔交易将允许必和必拓获得更多的铜矿。

  日益白热化的铜矿争夺战背后,是上述美银美林研报中所提到的:在铜价飙升的预期下,优质铜矿资产变得越发稀缺,掌握铜资源的价值也与日俱增。这点从上述安托法加斯塔不得不先投资帮助完善水利系统,以便开铜矿可见一斑。世界资源研究所表示,全球近16%的陆地关键铜矿矿藏都位于水资源严重或极度紧张的地区。根据CRU Group的数据,现有矿山的产量将在未来几年大幅下降,为了满足该行业的供应需求,矿商将需要在2025年~2032年间投入超过1500亿美元。在上述美银美林研报中,该行表示看好必和必拓、英美资源、嘉能可、安托法加斯塔矿业等综合矿业巨头,给予这些企业股票买入评级,因为认为这些综合矿业巨头能够掌握“隐藏”优质铜矿产,并获得巨额利润。
  ....
各版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