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电子巨头170亿日元在华扩产,曾是美国贸易战最大受害者

时间:2021年12月02日 12:00:35 中财网
  日本政客破坏对华关系之际,该国电子行业巨头太阳诱电(Taiyo Yuden)却在加大在华投资,因为中国是其最大市场,占其总营收过半。

  11月30日,太阳诱电株式会社披露公告称,该公司旗下子公司太阳诱电(常州)电子有限公司将在常州建设新工厂,投资额约170亿元(仅建筑物,约合人民币10亿元),计划于2023年开始生产多层陶瓷电容器(Multi-layer Ceramic Capacitors,MLCC)。

  观察者网注意到,MLCC作为重要的电子被动元器件,在包括消费电子在内的诸多领域应用广泛。2019年,作为全球第三大MLCC厂商,太阳诱电曾寄望于大客户华为在中国市场迅速增长拉动其营收,但由于美国政府阻挠,太阳诱电、村田、京瓷、TDK等日企均成为美国禁令的受害者。

  
  太阳诱电公告截图
  太阳诱电公告称,随着汽车领域的电气设备化/电子控制化日益发展,以及以服务器、基站通信设备为代表的通信基础设施、5G 智能手机等领域的技术进步,多层陶瓷电容器(MLCC)成为不可或缺的存在。作为《中期经营计划 2025》发展战略的一环,该公司将建设太阳诱电(常州)新工厂,以便构建能在未来应对需求增加的生产体制,新工厂占地面积约2.85万平方米。

  MLCC是一种电子被动元器件,它通过静电的形式储存和释放电能,在两极导电物质间以介质隔离,并将电能储存其间,主要作用为电荷储存、交流滤波或旁路、切断或阻止直流电压、提供调谐及振荡等,是电子线路中必不可少的基础电子元件,MLCC下游应用广泛,涵盖消费电子、通信、汽车电子、军工等多个领域。

  
  
  图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观察者网查询发现,2019年8月,太阳诱电在中国常州成立太阳诱电(常州) 电子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为2亿美元,业务为生产多层陶瓷电容器。

  财报显示,2021财年(2020年4月1日-2021年3月31日),太阳诱电总营收为3009.2亿日元(约合人民币169.6亿元),其中中国内地加上中国香港地区的营收为1639.49亿日元,占比为54.5%,中国内地还是其增长最快的市场。

  
  太阳诱电2021财年财报截图
  2019年底,太阳诱电首席执行官登坂正一曾表示,华为和中兴通讯的5G基站电容器订单最多,该公司产品需求主要来自中国运营商。他当时预计,华为2020年仅在中国就可能售出1亿部支持5G功能的智能手机。

  但2019年至2020年,特朗普政府连续出台打压华为禁令,扰乱了全球供应链。日本半导体和电子器件企业索尼、铠侠、TDK、村田、太阳诱电等公司向华为供应产品均受到影响,目前这些企业能否正常向华为供货不得而知。美媒彭博社曾评论称,太阳诱电公司和TDK,是美国对华发动贸易战的最大受害者之一。

  
  图片来源:《日本经济新闻》
  2018年之前,MLCC行业集中度高,前五大企业市占率达78%,厂商主要以日本(村田、太阳诱电、东电化、京瓷)、韩国(三星电机)企业为主,2015年四家日本企业市占率达50%,韩国的三星电机市占率达21%。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MLCC产能出现较大缺口,价格已于2020年下半年开始持续上扬。

  券商研报指出,随着中兴和华为接连被打压,国内手机厂商也逐渐认识到推进供应链自主可控的重要性,出于产品供应持续性、生产经营安全性和采购价格稳定性的多重考虑,终端厂商开始将配套供应链向国内企业转移,积极推进关键零部件的自主可控进程。作为市场份额占比最高的被动元器件,MLCC国产替代空间广阔,以风华高科、宇阳科技和三环集团火炬电子鸿远电子为代表的国内厂商将受益于国产替代趋势。

  
  图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各版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