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追求九价疫苗可能错过,HPV疫苗“一苗难求”怎么破?

时间:2021年01月13日 15:52:41 中财网
  HPV疫苗为何紧缺
  目前我国市场上供应的疫苗除厦门万泰研发的国产二价疫苗外,均为进口疫苗。据了解,在全球范围内,HPV疫苗获批上市的药企只有美国默沙东公司和英国葛兰素史克两家。仅仅依靠要向全球供货的两三家企业来供应,供给和需求间的矛盾是显而易见的。

  各地疫苗的供给量取决于基层单位的请领需求。HPV疫苗较为昂贵,占用资金额度较大,还有新疫苗注射后的副作用问题等都会影响接种单位的选择。

  在疫苗的临床评价方面,二价、四价疫苗与九价疫苗的表现相当。二价和四价疫苗可以完全防控由16和18型病毒感染造成的超84.5%的宫颈癌,九价疫苗可以预防92%的宫颈癌,但不少人“非九价不打”的认知加剧了进口九价疫苗的紧缺。

  近年来,随着宫颈癌防治知识的普及、预防宫颈癌的人乳头状瘤病毒疫苗(以下简称HPV疫苗)的获批上市,公众对HPV疫苗的关注保持着持续的热度。 但据各地网友反映,九价HPV疫苗一直“一苗难求”,不少有接种意愿的女性只能通过“黄牛”或私立医院高价接种。

  目前国内HPV疫苗真如网友反映的那般紧张?供需间的矛盾是如何造成的?公众对HPV疫苗的认知是否存在误区?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1
  九价苗是否“一苗难求”?

  ——各地情况不同,但普遍供应不足
  家住北京大兴的小丹刚刚打完第一针九价HPV疫苗。说起求苗经历,小丹也是费了些周折,“打听了家附近的五家公立医院,有的直接说没有,有的说不知道要等多久。后来听朋友说西红门医院有苗,我就赶紧过去约了一下,大概一个月就通知我可以打了。”

  小丹今年25岁,在得知几家医院都没有苗的时候,也着急地去私立医院问过,私立医院的价格是三针近6000元,当时就能打。公立医院的价格是统一的,三针3900多元,“如果当时再问不到有公立医院能打,我就会选择私立医院,毕竟已经快到九价的年龄上限——26岁了,贵点就贵点吧。”小丹说道。

  在南京上学的小董本想在南京注射疫苗,但联系了好几家接种医院,不是说没有九价苗,就是说需要当地户口,于是,她只能选择假期回河北老家时再问。“石家庄的苗也很难约,我通过微博上的信息找到了新乐市里一个社区医院,刚好有苗,前两针就在那里打的。”

  但小董没想到,第三针却迟迟没有货,“第三针是在邢台市的一个医院打的,也是多处打听,费了些事。”小董感觉,九价苗确实比较紧张,“可能是因为我们这种快到26岁的女性,有集中需求导致的。”经历了这次约苗过程,她发现河北比江苏相对好打一些,社区医院有时候反而比大医院更容易有苗,“或许是发达地区人们的接种意愿更强,需求量更大吧。”

  在微博中,关于九价HPV疫苗的话题很热,一些是询问疫苗知识的,但更多的都是在问“(咱们这儿)哪里有苗?”翻阅话题群,记者发现,各地关于九价HPV疫苗的供需情况不尽相同:有的人反映,约苗还好,等一两个月就能打上;有的人反映,约了大半年甚至一年,也没有约上;有的人表示,本地疾控中心每月放苗一次,要在规定时间去抢……综合来看,大部分地区二价和四价HPV疫苗供应相对充足,九价疫苗则普遍反映供应不足,有的地方甚至就没有供应过。

  北京一名疾控系统工作人员告诉记者,HPV疫苗刚刚上市的时候,供给确实很不足,但现在已经有所缓解。“其实现在HPV疫苗在北京的总体供应是充足的,只是由于大家都想注射所谓最好的,也就是九价,导致九价疫苗比较抢手。”他表示,“但一般也不会出现打不上的情况,只是供给偏紧,等等应该可以满足。”

  山西晋城疾控中心的刘芳坦言,2019年HPV疫苗的供货还好,但2020年有些紧张,现在基本上没有九价苗,连二价、四价的货源也不太足。

  艾昆纬大中华区卫生经济与真实世界研究负责人谢洋团队的一项测算显示,2019年我国可接种HPV疫苗的适龄人群(16~45岁)为2.8亿,如果按照自费市场的覆盖率是10%~20%计算,需求量是1.7亿~2.6亿支的规模。而我国从2017年后的三年间,疫苗的总批签发量为2900万支,距离需求还有1.5亿~2.3亿支。“显然,供给缺口相当大。在现实中表现出来的就是预约不上、排队时间长。”谢洋说。

  2
  因何导致九价苗紧张?

  ——供应不足、公民健康意识增强、基层接种单位不积极
  HPV疫苗于2016年在我国上市,目前市场上供应的疫苗有进口的二价、四价、九价疫苗,以及国产的二价疫苗。据了解,在全球范围内,HPV疫苗获批上市的药企只有美国默沙东公司和英国葛兰素史克两家。我国除了进口疫苗外,目前获批上市的还有厦门万泰研发的国产二价疫苗。

  在谢洋看来,自HPV疫苗在我国上市以来,需求量持续火热,仅仅依靠要向全球供货的两三家企业来供应,供给和需求间的矛盾是显而易见的。

  针对疫苗的供需问题,国家癌症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流行病学研究室主任赵方辉表示,HPV疫苗属于二类疫苗(即由公民自费接种),供应原则是遵循市场规律,一般会由各地疾控系统提前预订、采购。“各地出现供应数量的差异或是不足,可能存在对需求量的估计不准确等原因,导致订货量存在偏差。”赵方辉说,这也跟各地公众的认知、地方宣传的力度有关系。

  而对于近期疫苗更紧张这一点,赵方辉说,新冠疫情这一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发生,使全民的健康意识和自我保护意识有了很大提升,大家接种疫苗的意愿更强、也更有紧迫感。“这应该是导致HPV疫苗需求量随之变大的原因之一。”

  “基层接种单位的积极性也是重要因素之一。”上述疾控系统工作人员表示。他解释说,在需求方面,比如北京,疾控中心设有疫苗需求系统,每月两次各个接种单位可以提出自己的需求量,如果供给充足,会按需分配,如果供给不足,会按比例分配。因此,各地疫苗的供给量主要取决于基层单位的请领需求。

  “但如果基层接种单位不积极请领,当地疫苗肯定就不会充足。”该人员表示,自从2016年我国各地区逐渐实施二类疫苗零差价政策以来,各接种单位购买疫苗没有利润,原价进原价出,只能赚取每针二十几元的接种服务费,这导致基层接种单位对于二类疫苗接种的积极性没有以前高。尤其像HPV疫苗这类价格较贵的,占用资金额度又较大。基层单位工作量较大,因此在二类疫苗的选择上会有所考虑。“还有风险问题,比如疫苗过期问题、新疫苗注射后的副作用问题等等,都会影响接种单位的选择。”

  而对于网友反映的私立医院供应充足的情况,该人士表示,有接种资质的私立医院在系统上提出需求,疾控部门也会同样供应,他们的供应渠道和公立医院一样,可以放心打,只是价格他们自己把握。“对于打疫苗这种谨慎的事,公众对私立医院的信任度不够,价格又高,需求就会相对小很多,有苗是正常。”

  3
  如何调解供需矛盾?

  ——加速国产供应、不要非九价不打、调动接种单位积极性
  “国产疫苗审批速度的加快,将会解决一部分供给矛盾。”谢洋对此表示,截至去年底,国产二价疫苗中,Ⅰ期临床有3个、Ⅱ期临床有4个、Ⅲ期临床有5个,九价疫苗中,有6个在做Ⅲ期临床研究,接下来两到三年里会有新的国产HPV疫苗上市。同时,由于国产疫苗采用大肠杆菌的表达系统,工艺更简单,疫苗产能会比进口疫苗大。

  “国家相关部门近年来一直致力于推动药监工作的改革,其中包括加速新疫苗等的申报和审批速度。HPV疫苗在我国上市的前期推进过程较长,但可以相信,未来几年新疫苗的上市速度会加快。”谢洋说。

  在加大供应力度的基础上,调动基层接种单位在宣传和接种上的积极性也是关键。上述疾控系统工作人员认为,目前的机制不利于疫苗行业的健康发展。他建议,相关主管部门一方面要加强对基层接种单位在经济方面的鼓励措施,另一方面要加强监管,制定针对疫苗接种的考核指标。

  
  除此之外,更主要的问题在于人们“非九价不打”的认知。赵方辉分析说,疫苗的临床评价指标一般包括保护效力、免疫原性、保护效果、安全性四项。目前进口二价、四价、九价疫苗和国产二价疫苗,在这四项指标中的表现是相当的:即在免疫原性、预防高危型宫颈癌16/18的效力和效果方面无差别,四者都可预防大多数的癌症。“超过84.5%的宫颈癌由16和18型病毒感染,目前上市的二价和四价疫苗,可以完全防控这两种型别的病毒。九价疫苗则可以预防92%的宫颈癌。”

  “但无论注射了哪种疫苗,宫颈癌的筛查是必须要做的,因为任何一种疫苗都不能实现百分之百的保护率。”赵方辉说,如果执意要选择等待接种九价的话,就可能发生为了额外增加的一点保护效力,在等待期间被感染的风险。

  “等待显然不值得,因为HPV疫苗是越早打免疫效力越好。”赵方辉表示,随着年龄的增长,人的免疫应答能力越来越弱。研究表明,小年龄组(9~14岁)接种HPV疫苗后,产生的免疫抗体水平是大年龄组(18~26岁)的两倍。

  “所以,我建议大家不要因为盲目等待九价疫苗而错过更好的接种年龄。”赵方辉强调说。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