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贿时间跨越15年 上市公司老板被判19年

时间:2020年03月26日 09:03:35 中财网
  3月20日,天圣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天圣制药”)收到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刑事判决书》【(2019)渝01刑初68号】,法院判决:
  1、天圣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犯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犯对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决定执行罚金人民币三百八十万元;
  2、刘群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百五十万元。犯对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八百万元。犯挪用资金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虚假诉讼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没收财产人民币八百万元。

  此前起诉书称:2016年12月下旬至2018年4月期间,天圣制药子公司以国中医药的名义生产了价值合计445.80万元的中药饮片,但未按规定制作生产记录,成品未经质量检验,按假药论处,其对外销售金额合计396.98万元。

  2003年至2018年初,刘群为使其实际控制的天圣及其关联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给予多名国家工作人员财物共计1474.80万元,行贿时间跨越15年。

  2017年上市,销售费用连续4年增长
  天圣制药成立于2001年10月,2007年12月整体改制为股份公司。公司主要从事医药制造与医药流通,是集医药研发、制造及流通为一体的医药企业集团。2015年6月,天圣制药申报IPO,2017年4月10日,获发审委审核通过。2017年5月19日成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募资净额近11亿元。

  公司2001年成立,2003年起,刘群就为天圣及其关联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而行贿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时间几乎贯穿公司的整个发展史。

  此外,公司2015年~2018年度销售费用分别为10091.31万元、10653.54万元、13170.65万元、27359.91万元,逐年增长。销售费用主要用于市场推广,2015~2017年度市场推广费分别为4924.8万元、5113.91万元、6272.31万元。

  市场费用是否有猫腻,我们不得而知。不过,在审核天圣制药IPO的发审会议上,询问的第4个问题即是商业贿赂、第5个问题与商业贿赂间接相关。

  公司董事长行贿涉刑,报告期内存商业贿赂,IPO申报时核查是否存瑕疵?

  延展阅读:《上市才一年!董事长总经理副总共4人被抓!IPO律师费竟然2252万》
  2018年度业绩下滑,2019年度业绩变脸
  2018年4月3日,天圣制药公告:公司于 2018 年 4 月 1 日从其亲属处获悉,董事长因个人原因被相关机构要求协助调查,其暂时无法完全履行董事长相关职责,公司于当日从其亲属处取得董事长委托公司董事、总经理李洪代表其履行职责的授权委托书。

  随后业绩开始下滑。

  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2,171,439,923.46元,同比下滑3.98%,净利润为105,896,044.18,下滑逾50%。

  而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营业收入再次下滑22.79%,降至1,676,606,315.83元,净利润直接变脸为亏损2.39亿元。

  公司上市后,业绩快速下滑,随后亏损,IPO申报期业绩是否存水分?

  商业贿赂 — 医药行业IPO的硬伤
  “药品出厂-全国总代理-省级代理-药品招标采购-区市县级代理-医药公司-医院-患者”是传统的药品流通模式。

  两票制实施后,经销商被清理,药品及医疗器械生产企业直接进行营销工作,或由生产企业委托的推广服务商承担,这就导致生产企业销售费用大幅上涨。

  天圣制药2018年年度报告中明确表示,两票的全面执行,导致销售费用增加。

  同时,原流通环节存在的商业贿赂费用,很多被归入市场推广费用,主要分为学术推广费和会议会展费两类。

  IPO核查方式通常包括:
  1、核查市场推广费用审批支付,核查学术推广、会议会展完整文件,包括但不限于:合同签订、审批单据、报销单据、会议文件资料等穿行查验。

  2、向开票方函证交易内容是否真实,重点核查是否在学术推广活动中给予过相关医生、医务人员、医药代表或客户回扣、账外返利、礼品,是否存在承担上述人员或其亲属境内外旅游费用等变相商业贿赂行为。

  3、走访学术推广等供应商,了解其实际情况,对医院、医生发生的学术推广费用的支付方式、结算情况进行核查;对药企费用的支付方式、结算情况进行核查;取得无商业贿赂承诺函、无关联关系承诺函兜底。

  2019年11月15日,国务院下发《关于进一步推广福建省和三明市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经验的通知》,通知指出,2020年,按照国家统一部署,扩大国家组织集中采购和使用药品品种范围。综合医改试点省份要率先推进由医保经办机构直接与药品生产或流通企业结算货款,其他省份也要积极探索。这意味着“一票制”将在各省份逐步推广。

  “一票制结算”就是所购货物实行到厂价格一票制,让销货方统一开增值票,将运输费用包括在其中。

  推行药品“一票制”后,药企的销售费用可能会再次增加,销售费用合规性的核查也变得更为谨慎。当然,药企也有可能寻找新的“商务公司”予以替代。(梧桐树下V)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