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首富家没余粮了!员工薪水发不起、“印钞机”都拿来卖 汉能无“能”了?

时间:2019年09月11日 07:47:58 中财网

  “退潮,才知道谁在裸泳”

  01
  汉能拖欠工资,员工组团讨薪

  “汉能,没有不可能。”曾经是汉能朗朗上口的司训,而如今已经成为汉能被欠薪员工的揶揄对象。一名评论者在一篇关于汉能欠薪的网帖留言:
  “(不可能)有的,发工资是不可能的。”

  汉能系有三个主要的公司平台,分别为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以及汉能薄膜发电集团。据《能源杂志》报道,大面积的欠薪从7月开始,汉能将每月5号的发薪日调整为28号后,6月、7月的工资截至目前仍没有发放,至少涉及汉能薄膜发电集团和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

  为此,汉能员工组建了多个维权讨薪群。

  

  “股吧”里员工爆出调整发薪日短信截图
  

  “禹城汉能吧”里员工对汉能的讨伐
  

  早在去年底就有员工在北京市领导留言板里控诉汉能拖欠工资一事
  02
  员工大规模离职
  辞退无任何赔偿

  与欠薪并行的,是汉能员工主动或被动离职。

  汉能员工总数曾有两次突破了万人,一次是在2015年,汉能人数最高达1万1千人,当年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在港股停牌后,汉能开始多批次裁员。另一次是在2017年,经过下半年大规模招人后,汉能员工总数也超过了万人。

  根据汉能内部通讯录上的人数统计,截至目前,汉能系各公司员工总数为7825人,其中汉能水力发电集团641人、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1772人、汉能薄膜发电集团5412人。

  被裁员与主动离职的区别在于前者理论上可以获得一笔补偿金,相同点是,这些员工实际上目前都拿不到一分钱。

  据《能源杂志》报道,汉能薄膜发电集团监察部一名去年底被裁的员工介绍,他在2015年的大规模招聘潮进入汉能,在2018年底被公司辞退。“没有任何理由,也拒绝任何赔偿。” 上述员工表示,人事给了一份辞退通知书,让他去找劳动仲裁。“说我肯定能赢。”

  这名员工找到了朝阳区劳动仲裁委员会,4月5日仲裁裁决书认定汉能需赔付2N(N为被裁员工工资年限)个月工资的补偿金,但在强制执行最后期限前,汉能向法院提请了上诉,这名员工不得不准备材料应诉,等待开庭。

  上述员工表示,像他这样的情况的人很多,有人在他前面应诉、开庭,汉能代表当庭寻求调解,承诺按90%赔付赔偿金,三个月内到账。“我怀疑汉能现金流紧张,只是为了拖时间。”这名员工说,他不会接受打折赔付。

  汉能的现金流紧张早有端倪。

  03
  去年强制员工购买金融产品

  据中国电力网去年7月份报道,汉能集团要求员工购买非公开定向发行的理财产品,最低认购起步20万元;岗位级别越高,需要认购的额度越多,年化回报率预期10%。该产品资金拟投向辽宁省营口市与汉能集团合作建设的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

  认购活动自6月初开始,截止日期为8月10日,总体规模约6亿元。如果员工认购完成率低于50%,可能面临辞退;高于50%但不能100%完成,可能被降薪。

  理由是公司司训十八条中的一条——“发展的奥秘:与员工共成长”。

  据《能源杂志》报道,也是在去年,汉能薄膜发电集团修改合同,对大客户事业部业务人员执行“358条款”,按照级别根据个人完成业绩情况只发放工资3000、5000、8000元不等。一名今年4月离职的汉能薄膜发电集团地区销售负责人表示,他是2017年底入职,汉能承诺每月基本工资在一万元以上,“358条款”后,扣除各项费用后,月入只有一千多元。

  目前关于欠薪、资金拖欠,汉能没有任何官方解释。

  04
  真没钱了?

  汉能“印钞机”股权拍卖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网站在今年8月15日公布消息,于9月17日10时至18日10时拍卖金安桥水电站有限公司51.36%的股权。这意味着,金安桥水电站大股东将可能易主。

  而金安桥水电站对汉能非常关键。

  2009年,李河君进入薄膜太阳能领域。作为独立非上市板块的水电业务不仅长期为汉能的薄膜发电业务输血,更是李河君当年大举进军光伏领域的资金来源与心理基石,可谓是汉能最为优质的资产。

  李河君还是“新财富500富人榜”首富时,曾在接受《新财富》专访中提到旗下水电站的造血能力。比如“现在金安桥水电站每天的净现金流超过1000万元,而且水电价格目前被人为压低了,如果水、火电同价的话,金安桥效益还能翻一番,每年有50-60亿元”,“汉能是全球私营企业中最大的水力发电公司,年年有几十亿的正现金流。一年挣几十亿并不稀奇,但年年挣几十亿谈何容易!我们的原材料成本是零,水电的特点就是一把干起来以后,它就是个印钞机,不管礼拜六、礼拜天,天天都这样”, “其实有这么多水电,我们什么都可以不干了,天天打高尔夫球就好了。光金安桥年年挣几十个亿。以后电力竞价上网对我们越来越好,电价高了,我们的现金流会大幅增加”。

  李河君曾说,之所以敢投300亿元进军光伏产业,就因为“汉能产业基础非常扎实,有非常稳定的现金流”。

  金安桥水电大坝比葛洲坝大十分之一,比胡佛大坝大三分之一……这些都是经常被提及的。水电站被认为是汉能前期做的最成功的事情,每年提供几十亿元现金,成为汉能和李河君的“印钞机”和“现金奶牛”,如今凄惨变卖或许本身就是资金告急的重要信号。

  05
  昔日首富李河君,四面楚歌何处去

  从默默无闻到一举成为中国首富,无论其个人经历、发家路径,还是财富结构都透着传奇色彩。

  李河君出生于广东省河源市,17岁的时考上了北京交通大学的机械工程系,毕业之后的李河君决定自己创业,当时国内的小水电正在逐渐兴起,李河君就发现了其中商机,于是就向自己的大学老师借了5万元创立和汉能,因此进入了水电行业。

  一路顺利搭上政策东风,从水电业务中积累了巨额财富,李河君却“剑走偏锋”将公司的业务方向转向了在当时无人看好的薄膜太阳能发电业务。

  2011年,汉能薄膜发电通过收购在港交所上市的铂阳太阳能实现借壳上市。此后四年,汉能薄膜太阳能的经营数据犹如火箭般蹿升。2011~2014年,汉能薄膜发电的净利润分别达到7.2亿港元、13.2亿港元、20.2亿港元、33.1亿港元。在2015年5月20前,汉能薄膜被资本市场的热捧,股价两年内大涨1800%,港股市值一度超过3000亿港元,48岁的李河君凭借着1600亿元的个人财富,他超越马云等知名企业家,先后被《胡润财富》和《福布斯》评为大陆首富。

  但李河君在首富宝座上仅坐了两个月。当年5月20日,汉能薄膜在港股市场被恶意做空,股价暴跌50%,让汉能薄膜的市值蒸发1440亿港元,李河君的身价蒸发上千亿元。暴跌后,汉能薄膜发电向香港联交所要求其股票短暂停牌,其后香港证监会根据香港法例第571V章证券及期货规则,指示联交所于2015年7月15日上午9时正起暂停汉能薄膜发电公司股份买卖。 香港证监会的调查和上市公司长时间停牌,令汉能元气大伤,去年10月,汉能高调宣布将以私有化方式回归A股市场。去年12月,李河君撤出股东行列后,汉能控股集团悄然更名为汉能水力发电集团有限公司。今年6月,汉能薄膜发电从香港联交所退市。

  回到现时,面对汉能员工6月工资未按时发放,面对数千员工的泣声讨薪。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在今年7月30日主题为“降本增效”的集团中高层会议上发表过一份讲话。

  李河君说,“各个事业部的CEO们,各个公司的CEO们,如果全部是向集团伸手要钱,就是一种耻辱!几十亿净资产在那,还跟集团要工资!你们的职责何在?”

  在严厉批评了各事业部、各分公司的浪费事例后,李河君开始为部下打气。李河君说,“汉能这个时期,表面上是困难的时期,其实是最好的时期。汉能移动能源是3A级平台,至少可以融1000亿的资金。” 
  李河君说,只要今年做好,明年的421目标唾手可得。421目标是李河君为汉能定下的宏伟目标,最终汉能要达到400亿利润、2000亿销售额、1万亿市值,成为像华为、腾讯这样的伟大公司之一。李河君最后说,“汉能的事业有多大,连我自己都难以想象,汉能的发展预估有万亿市值,这是没有任何悬念的。”

  有勇气面对如此严峻未来的李首富,不知为何没有勇气直面上千还饿着肚子的自家员工的诉求。

  家务事尚未解决的家长又何来资格打拼天下呢?

  综合来源: 1.能源杂志,《汉能大面积欠薪 员工组团讨薪》,记者:沈小波 2.中国企业家杂志,《汉能私有化,昔日首富李河君的最后一搏?》,记者:严凯 3.澎湃新闻,《汉能旗下“现金奶牛”金安桥水电站的51%股权将被公开拍卖》
  .凤.凰.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