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人被骗1.77亿元 上海四任法官接力8年追回养老钱

时间:2018年08月11日 08:39:40 中财网
  近日,一个好消息传到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一中院”)执行局。

  被执行人湖南岳阳某公司的全部股权,已于2018年7月2日在网上拍卖成交,成交金额5864万元。这笔成交金额并不是执行局处理过最大的,却是让执行局上下为之沸腾的。因为这笔钱,是七八百名被害人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是占被害人数逾半数的老年人的养老钱。

  2010年,犯罪嫌疑人黄译因集资诈骗、非法经营获刑,违法所得1.77亿余元。案发后,上海一中院执行局四任法官用8年时间,先是追回赃款6000余万,此后通过出租黄译收购的湖南岳阳某公司房产收益1000多万元,待该公司债权债务清晰后,执行局将公司全部股权以5864万元拍卖成交。

  至此,被害人财产得以最大限度地追回。

  数百位老人的养老钱“打水漂”
  “完了,这钱是彻底要不回来了!”得知被骗后,独居老人钱老伯瘫坐在地。

  事件回溯到2005年。被告人黄译等以“创投企业”为名,吸收公共投资人资金,先后注册多家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等,经营非上市公司股份,从中获利。

  黄译的骗钱套路,是让公司员工通过随机拨打电话、向亲友介绍等方式,吸引公众投资,还多次在上海、安徽、浙江等地组织召开讲座、推介会,并通过网络、媒体等对公司进行虚假宣传,制造公司机构庞大、实力雄厚、投资专业等假象,使公众误认为投资上述公司能够得到丰厚且无风险的回报。

  黄译利用上述方式,聚集了大量的社会资金,并将资金用于非法经营活动。本案涉案金额巨大,被害人数量众多,其中被害人中相当多的是老年人,他们本想将养老金用于投资,却没想到卷入集资诈骗的陷阱。

  2010年,上海一中院对这起集资诈骗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黄译因犯集资诈骗罪、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无期徒刑,违法所得1.77亿余元及利息予以追缴,发还各被害人。

  案发后,黄某受到了法律的制裁,但是被害人被骗走的钱怎么办?这成为被害人最关心的问题。

  6年间千里追回6000万
  为被害群众追讨血汗钱、养老钱的任务,落到了上海一中院执行局肩上。

  该案诈骗金额达1.77亿元,被黄某投资到各领域,资金分散且去向不明,执行难度很大。

  自2010年至2016年,上海一中院执行局因法官退休、岗位调动等,更换了四任执行法官,南下海南,北上辽宁,六赴鞍山,五赴安徽,一次次的调查取证,一次次的评估招商……
  经过六年的执行接力,四任执行法官不懈努力,追回赃款6000余万,并一一核实被害人名单,进行了及时发放。

  拿回部分赃款后,被害人派代表向上海一中院执行局赠送锦旗表示感谢。上海电视台曾拍摄制作的专题片《追款接力战》,还原了该案的执行过程,播出后曾引起较大社会反响。

  然而,目前接力执行该案的张华松法官很清楚,赃款还有一大部分没有追回来,这可都是老百姓的血汗钱。所幸,在查控的被执行人黄某的财产中,还剩下一块最大的“蛋糕”,如果能顺利执结下来,被害人的受偿率将会得到极大的提高。

  公司股权以5864万元拍卖成交
  这块最大的蛋糕,就是黄译投资收购的湖南岳阳某公司的全部股权。

  被害人方面曾私下联系江苏常熟一家公司,想将该股权直接过户给这家公司,但被上海一中院予以否决,原因是按照法律规定,股权交易必须走公开拍卖的程序。

  另外,上海一中院执行局在2011年曾委托专业的评估机构对该股权和房产分别进行了评估,并先后两次公开拍卖,但因该财产价值未获充分认可,导致无人竞买,未能拍卖成交。

  “卖不掉就租出去,将租金收益发还被害人。”拍卖的方式行不通,执行法官王胜军在征得被害人同意后,选择“放水养鱼”,将该房产以一年300万元的租金出租,截至目前租金收益达1000多万元,并已发放至被害人。

  考虑到经过多年沉淀,湖南岳阳某公司的债权债务比较清晰了,拍卖股权变得可控,张华松法官决定重新启动拍卖程序,将该公司股权拍卖。通过积极有效的网络宣传和多次招商,很多企业参与竞买。2018年7月2日,最终全部股权以5864万元的价格成交,买受方如期将上述款项汇至法院代管款账户,法院在扣除拍卖费用后,正陆续向被害人进行发放。

  至此,该起长达八年的集资诈骗执行案宣告顺利执结,被害人财产得以最大限度地追回。

  上海一中院执行局终于兑现了对被害人的承诺,压在心头长达八年的担子终于卸了下来。“真是太感谢你们了,这块硬骨头终于被啃下来了!”听闻这个消息,被害人第一时间打来电话表示感谢。

  今年是最高人民法院提出“用两到三年的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决胜之年,上海高院召开基本解决执行难“夏日决胜”大会战,号召全市法院以高昂的士气向“执行难”发起冲锋。

  澎湃新闻记者从上海一中院获悉,该院执行局干警正加班加点,集中力量攻克老案、难案。正如该院执行局局长汤兵生所说,“只要申请执行人的权益还没有全部兑现,只要受骗群众的钱款还没有最大限度追回,执行就一直在路上,不会停止。”
  .澎.湃.新.闻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